芒履一谂萧

这里芒履,会写文(无脑渣文)本命麦雷,DrumFred以及卢唐,另外偶尔也会画画水彩什么的。文笔对不起我三次的还算可以的名声,所以暂时不再写文,总得先研究透cp的心理和小说的本质√
大江苏籍籍无名的城市的籍籍无名的高中某班宣传委员&语文课代表(所以黑板报也是日常啦)
多愁善感,darling说我小情绪太多,性格并不讨喜,看不惯的事情直接二话不说就会说出来,尽量维持一个我自己信服的三观√

我问自己这到底是什么感情和什么心理,到底有没有必要想通说通……
我不知道,顺其自然有时候竟成了一种逃避。
那么她对我呢?

像小池中播撒了熠熠星光
安知我不知鱼之乐?
(第一个还算能看出是鱼的作品,历时月余,送给寂寂时光中与我同行的旅人。)

说好的一定把仲夏夜给结了,从暑假一拖再拖到现在
说长很长,说短很短,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多
而且我自己的三观还有处世态度待人接物态度一直在受到老师的质疑(没办法,我骨子里还是那种一直觉着老师说的话都是圣旨的学生)
所以我就在怀疑是不是我错了
是或不是都已无关紧要
有关的是为什么是我被质疑,那么某种层面上说明的还是我有问题
因而有问题的人是不配有好文章的
有问题的人是不配拥有美好的
就应该给我一个逼仄的空间,让我在黑漆漆的夜里苟且偷生自生自灭。

算是又一次停更卷铺盖,也不知道自己在胡扯什么
说不定哪天lof都被我缷了呢?

P1是自己瞎诌的一句诗(暗含了我喜欢的一个姑娘的闺名)
P2是很喜欢的一部电影里头的一句台词🍃

运动会入场式的照片
(猜猜哪一个是我啦)

喜欢的人教了理科,但是我却迫于无奈选了文科(我们学校分科前是不知道老师安排的,谁知道今年这么缺),现在后悔到日渐憔悴,怎么办?是应该转科吗???

上上周的教师节卡片(当然这是还没写字的)
我的老师喜欢就好,随便她们怎么四处显摆

参考了家里亲戚结婚的喜糖盒子😂
颜料:荷尔拜因植物色&海蓝色分装
大花瓣用了藤黄和茜草红调色,肉肉的很暖和的感觉

【麦雷】仲夏夜无梦(中)

果然还是硬生生的被我拖成了三更结束,说好的今天更新😅结果拖到现在(不过还是今天哈哈哈哈哈)
侦探出场
有一句话的福华暗示
正文如下,还望大家食用愉快,比心💕

雨没有停,
但却不是酣畅淋漓的滂沱大雨,绵延不绝的雨丝织成灰白色的天幕笼罩着伦敦城。
Mycroft从首相那里出来后乘马车径直回了白金汉宫,他现下站在露台,似乎在望着窗外的雨景,但一双冰蓝色的眼眸分明如死潭一般空洞无神。
门开了又关上。
“噢Mycroft,雨中的伦敦,你瞧这是不是老天在向Lestrade致意?”
这是一个再熟悉不过又再讨厌不过的声音,至少这个时候,除了Lestrade的声音外,一切人的声音都让人厌烦,一切。他再也听不到花开,听不到鹭鸟展翅,听不到飞蛾执著扑向熊熊烈火,那个给了他爱情,让他相信了爱情,摈弃了孤身一人想法的男人走了,带走了他有生以来三十三年的一切灵动的色彩。

他看到牧羊女披着淡紫色的披风哄着羊儿快快回圈;他看到面色苍白的妇人和她的小男孩在雨中幸福地分享着一块路人施舍的干巴巴的面包;他看到马车载着仪态婀娜的小姐驶向摄政街最负盛名的剧院……

Mycroft看到了,却根本无心观察。

这个世界从始至终是黑白的,无声的,死寂的,期间短暂的色彩,不过只是一场搭进了一位主角的性命和另一位主角的真心的梦。
All lives end,
生命终将走向一逝
all hearts broken,
跃动的心难免休止
caring is not an advantage.
在意并非人人所想的那般优势
All tears dried,
涟涟泪水干涸停滞
all lovers lost,
支离破碎,山盟海誓
keeping believe brings nothing...
硁硁之信什么都不会引来
but sorrow.
除了满心忧郁,苦果自食

身后人被无视了太久显然已经不太耐烦,就在他又要开口的时候,Mycroft转过了身,
“我相信mummy一定教育过你,进别人房间务必先敲门,得到允许。但愿你愚钝的小脑瓜还记得,Sherlock.”
“哦得了吧,mummy听话的小Mikey,收收你的繁文缛节,”Sherlock凑近,压低声音,用猫眼石一般锐利的目光逼视着Mycroft,“别想瞒着我,是你先告诉我人心终将破碎,所以要远离感性与感情的歪理邪说,结果心碎的那一个却是你,Mycroft。我应该说什么?Congratulation?”

Mycroft避开Sherlock的目光,可自己的目光却飘忽地在虚空中无处安放,一阵尴尬的沉默。

“一定有办法的,你告诉我,Mycroft!你告诉我是因为你们俩的感情,所以你安排了让他假死,从而来避免那群蠢钝如金鱼的世人的诟病?是这样的,你那么神通广大,你可以办到的,你告诉我是这样的,好不好?Please……”
Mycroft看着冲上来狠命摇晃着自己的高功能反社会弟弟,他那样宝贝他(尽管不说出来也不太情愿说出来),尽了全力满足他一切无理多于有理的要求,他看着他“人性化”地悲伤,这除了加重了他自己的心碎,再无任何裨益,他多希望,多希望……
可是对于弟弟的这个提问,他却不能嘴唇开合,上齿贴合舌头,声带振动,发出“Yes”这么一个简单的声音。
他除了轻轻地拍了又拍Sherlock的肩膀外,什么也做不到,太多的语言会让他抑制不住自己压抑着的悲痛,太多的动作则会让他陷入歇斯底里的深渊。
Mycroft注视着自己的亲弟弟,直到Sherlock的眼神从难以置信到接受现实,再到悲伤被隐藏,终于放下了自己的手。他找回了自己的声音,“John……他很好,抓住他,告诉他你的心之所向和他是一样的。Sherlock,这一次我承认,是我的错误,我羡慕你,所以不要……不要让片刻的迟疑变成永恒的悔意。”
Mycroft顿了顿,自顾自地往下说:“我非常明了Greg想要什么,他爱我,他想明白了自己的心就选择了奋不顾身地投入,可是我,我在顾虑,我每时每刻都停止不了顾虑,算计,筹谋,规划……我恨,我恨自己为什么要把自己的语言化作利刃割碎他的心……我想跪在他面前,吻他的足尖来忏悔,我向一遍一遍地对他说对不起,你也说我可以办到的是不是?去他的声誉——我全乎舍弃,旁人的诟病——我一概否决,我们可以一起假死,到美国,阿根廷,澳大利亚或是其他随便什么地方,置办一栋不太大的别墅,隐居起来,演绎法什么的都去见鬼,就守着彼此,一辈子。”
“所以,活见鬼的,Lestrade抱着遗憾死去,而你则怀着遗憾生不如死?你真该照照镜子好好看看你自己。瞧瞧你岌岌可危的发际线,因为消瘦而高起的颧骨,槁木死灰般的脸色……你甚至扔掉了你的文明棍,取而代之来支撑你的是一把黑伞,为什么是黑伞,显然你是在祭奠他,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拿得起了,要告诉他,没想到却是天人两隔让你,好吧,再加上我的脑子都没有再一次的机会了。所以你就再也放不下?Mycroft!Lestrade不会愿意看到你这个样子消沉的!”
Sherlock一股脑地说完这一切便夺门而出,留下他的哥哥一个人在富丽堂皇却气压沉重的房间里。

葬礼前的最后一夜,沐浴后Mycroft把右臂上的黑纱紧了又紧。
他亲手设计的房屋图样还压在那本《伊利亚特》的下面。

梦境再一次入侵Mycroft的睡眠,他梦到自己真的和Greg隐姓埋名移民到了澳大利亚的一个乡村。他设计的房屋成为现实,一楼舒适的起居室,透过落地窗可以看到屋外荷塘的莲花菡萏。厨房连着餐厅,不大,冬天他们围在壁炉前吃黄油烤土豆取暖,Lestrade总要舔掉他唇上的黄油,再把舌头伸入他的口腔才满意。二楼是他们的卧室,露台上栽满了蝴蝶兰,他会亲自栽培它们,花香满溢的时候,Greg会冷不丁从中抓一大捧泥土使坏似的摁在他整洁一新的衬衫上。他们还收养了一个女儿,巧克力棕的发色像Greg,冰蓝色的眼眸则像他自己……
这个梦这样长,横亘了他们的此后余生,这个梦又这样短,三五小时便宣告灰飞烟灭。再不愿醒来也终于醒来。
就像花落花会开,等来的蝴蝶却不是去岁的那只,时间让一切苍白。